829期家訊

六月
18

 兩位聖徒為著父母的靈魂禱告了四十年,老人家終於信主得救,見證神並沒有放棄最小最弱的一個!

聽禱告的神

 去年一月廿二日,距離新春佈道會還有兩週多的時間,早上母親突然來電,語調急促地說:「你救救我好嗎?你來見見我好嗎?你不是一直想我甚麼的嗎?」(她的意思是,我一直想她信耶穌。)近年母親多病,起初還以為她身體有甚麼不妥,原來是家裡的事情令她很氣惱。到了她家裡,她說看見我就舒服得多了。

 母親一向性格倔強,不輕易示弱求助。我心裡覺得今次是神在作工,把她帶到盡頭,於是放膽跟她說:「母親,是時候該信主了,惟有耶穌能夠常常在你身邊幫助你。」她的態度似乎比以前軟化,我便嘗試請她禱告接受主。我帶她禱告說:「主耶穌…」她卻靜默不語。多次鼓勵嘗試後,她才透露是因為怕得罪其他神明。這實在是仇敵的捆綁和攔阻,叫她不敢呼求主名,亦正如經上所說:「若不是被聖靈感動的,也沒有能說耶穌是主的。」(林前十二3)雖然拿她沒辦法,心裡卻知道神要作工,於是離開前邀請她參加初三的佈道會,她卻回應一句:「看情況吧!」回家後,一家人為這事同心禱告。

祂不誤事

 我為著母親的靈魂,搏鬥了足足四十年,從單身到一家四口,常為此事祈求。我無數次陪伴她參加佈道會,又有許多弟兄姊妹接觸她、關心她,但她的心一直是堅固的營壘,拒絕接受福音,甚至後來不願踏足佈道會;對家人的邀請,或是閉門不應,是避走別處。雖然經歷多次失望,又有灰心的時候,但想到母親的生命氣息是神所賜與的,她接近九十歲的高齡證明神仍給她機會,我就不敢隨便放棄不祈求了。每當見到身邊兄姊的長輩歸向主,總叫我向神祈求,求祂施憐憫,不要漏掉我的母親──今天我只能俯伏敬拜說:祂實在是聽禱告、有恩典、有憐憫的神!

 初二晚上,一家人再為母親禱告的時候,與母親同住的妹妹給我發短訊:「母親對我說:明天恐怕要跟你哥哥到九龍灣去了,因為這兩天要來拜年的人都已來齊了。」這彷如神對我們禱告的回覆,使我們又驚訝又喜樂。原來母親先前說要視乎情況,就是指新春來訪的親友若未來齊,她就會在家裡等候。感謝主在環境上開路,印證了祂在作工,堅固了我的信心,所以當陪同母親往佈道會時,便放膽跟她說:「當講道完了,你就可以開口跟著禱告信主。」她卻不置可否。

 母親坐著輪椅,呼召時不能站起來。當證道弟兄帶領禱告時,她竟然低下頭,嘴唇微動跟著說話,這是從來未曾發生過的事情!但因聽不到她的聲音,未敢肯定她的決志,我就請求母親跟我再一次禱告。我禱告說:「主耶穌…」耳邊傳來了母親清楚的聲音:「主耶穌…」阿利路亞!她終於求告主的名了!她一句一句地禱告,接受了主的救恩──這一刻等了四十年,主是何等忍耐!在祂實在沒有難成的事!我隨即致電告知弟弟這個好消息,他似乎信不過來,要親自和母親說話,問她:「是否信了主?」她說:「現在跟你們一樣了。」

 母親信主之後七週,因中風跌倒,住院兩個月後才回家,但記性和認知力已大不如前。回想起來,神實在滿有恩典、憐憫,祂永不誤事,祂安排的時間恰到好處,感謝讚美主!榮耀歸與祂!(聲)

四十載 恩與情

 五月廿八日,父親在分區福音聚會中接受耶穌基督為救主,四十年的心願終於達成了!回想過去四十年,神給父親無數次機會。教會所有的福音活動,包括分區福音聚會及旅行,他都一一參加;每年的新春佈道會,他更是常客。父親與我的關係非常要好,他將大小事情都交託我,由我安排飲宴、掃墓、節日相聚等事宜,我就運用此特權,揀選那些不用聚會的日子。感謝神,多年來我和家人甚少因上述事情而不能出席聚會。

 父親成為新春佈道會的常客,是基於我倆的深厚感情,他知道我愛他,他也愛我。每次邀請他參加聚會,他多不會拒絕;就算想推辭,亦非常婉轉。最可惜的是,每次聚會他必定睡覺。常有弟兄姊妹接觸他,叫他快快信主,他總是回答:「我暫時不需要救恩,我從未傷害過別人,還常常幫助人。」

禱告的能力

 四十載我常為父親的得救禱告,卻不見任何果效,真容易令人心消化。雖然我會繼續禱告和邀請,但彷彿成了例行公事。感謝神,人會灰心失望,神卻不會,祂總是處處找機會來得著人。最近一兩年間,父親身體日漸不適,再次燃起我傳福音的心,與妻子為父親的靈魂迫切禱告。與此同時,神藉著我岳母的安息聚會,在父親心裡鬆土,使他思想人生問題,他亦自知身體日益衰退。接著粉嶺區福音聚會舉行在即,我想這正好是他信主得救的機會。

 每次福音聚會,都是屬靈爭戰。聚會前一晚,父親還想藉詞不去,但我堅持駕車送他到粉嶺。奇妙地他軟化下來,不再說推辭的話,這是神的工作!主日上午,我駕車到父家,平平安安地把他送到田家炳中學。聚會開始後,我看見他低下頭,心想:「恐怕他又要睡覺了!」很奇妙地,他竟沒有睡覺!

 呼召時,我拍一拍他的腳,他對我說:「甚麼事?」我說:「若願意接受耶穌便站起來。」他便站起來!最後傳道人叫所有決志者來到台前,我拍一拍他,他又問我:「甚麼事?」我回答:「若願意接受耶穌便來到台前。」他便跟我一同來到台前。我用歡喜的淚眼望著他,看見他逐句跟著禱告決志。陪談的時候,他對我們說:「耶穌愛我!」榮耀歸神!

 回想福音聚會前夕,我讀到邦茲(E. M. Bounds)的著作《禱告的主》(The Reality of Prayer),立即按著以下內容,祈求神叫父親明天得救:「我們所祈求的,沒有甚麼是神有所吝嗇而不肯給予的,沒有甚麼是神深感為難而未能俯允的,沒有甚麼會觸怒神而不蒙饒恕的。」「禱告蘊藏神一切的能力和豐富。禱告能支取神所擁有的,因此,我們奉主耶穌的名祈求,就能從神那兒得著一切。沒有甚麼太大是神不能給予的。」我們只管憑信心求,一點不疑惑,神必按最合適的時間來成就!(鄺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