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74期家訊(2020年8月)

八月
8

我在二○一九年底確診患上第二期的淋巴癌,那時我只有廿五歲。

那一天因背部疼痛而照X光,醫生看見肺部有個很大的陰影,已經斷定很大機會是癌症。當時我完全不敢相信!我還年輕,身體一直算是健壯,也有維持健康的生活習慣,為甚麼會有這樣嚴重的病?我回到神面前,祂立即光照我—我沒有認真為過去的罪悔改。神在較早前已經多次用不同的環境提醒我,但我卻沉溺在罪中,最後祂就藉著這個病叫我從罪中醒悟。


當我感到絕望

起初這病沒有為我帶來太大不適,真正的考驗是從做檢查開始。為了辨別腫瘤類別,醫生要用針插入我的身體抽取樣本化驗;過程中雖有局部麻醉,但麻醉藥未能完全免去痛楚。我忍著痛,好不容易才捱完整個過程。

報告出爐,但未能驗出是哪種癌症,所以要再安排一次活組織抽驗。知道要再面對插針的痛楚,我心情一沉,覺得神拋棄了我。為甚麼經歷完一次這樣的痛苦,又要再經歷一次呢?

我懷著沉重的心情,再到醫院預備接受抽驗。抽驗前我要做電腦掃描,沒有想過負責電腦掃描的護士是教會一位姊妹。我覺得這並非偶然,而是神安排了她作天使,讓我知道祂其實沒有離棄我。雖然仍要面對活組織抽驗的痛苦,但我沉重的心情釋放了,因為知道神會伴我經過。感謝神保守了這次的過程,我感覺比上次的痛楚較輕,這次的化驗也順利獲得結果。


當化療很痛苦

首次化療後第四天晚上,我開始感到口腔潰爛,進食甚至吞口水都覺得疼痛,令我不能入睡。每當有睡意時,痛楚又令我醒過來。我在牀上求告神,希望神減輕我的痛楚,讓我入睡。但祂好像沒有聽我的禱告,最後我完全沒有入睡。

第二天,我去見醫生。覆診一般要等三至四小時,這次沒有預約理應要等更久,但最後只不過等了兩個多小時。我用了藥,舒緩了痛楚就能入睡,並有不少時間補眠。之後,有聖徒介紹我以椰子油漱口以舒緩口腔潰爛情況,我發現有顯著的功效,沒有再因疼痛而不能入睡。這次的經歷,令我想到神如何拯救以色列人出埃及。當以色列人在埃及服苦,他們呼求神,神並沒有即時令埃及人減輕他們的工作,而是派摩西帶領以色列人出埃及,這是人沒有想過的。在我身上也是如此,神沒有即時減輕我的痛,而是以祂的方法幫助我,就是加快了看醫生的時間,也藉弟兄姊妹的建議幫助了我。


當遇上了疫情

化療會減低我的免疫力,身邊的人建議我在化療期間盡量留在家中,避免參與教會聚會。當疫情爆發時,實體聚會停止了,我反而能透過網絡參與教會各個聚會和相交;最想不到的是,我還能夠參與職青特會,在當中有不少深刻的領受。感謝神仍給我機會與弟兄姊妹相交,聆聽祂的話。祂也感動了不少聖徒,供應我各種防疫物資和營養補充物,讓我體會到教會充滿神的愛。


當經過這一切

患上癌症,讓我認識到自己生命是有限的。我還年輕,一直沒有想過在可見的將來會死,好像有很多時間可以揮霍,但是我卻忽然發現自己有很大的腫瘤,覺察到原來健康可以忽然間轉差。今次患病雖然算是已經根治,但未知將來會否復發,所做的電療也可能加快心血管衰退,我的年日還有多長是未知之數。這令我更珍惜我仍在世的日子,要更多為主而活,傳揚主的福音。()

聖徒如有見證分享,歡迎投稿至家訊組。
電郵:news@churchinhk.org.hk WhatsApp:64373972
投稿注意事項請參閱:www.churchinhk.org/歡迎投稿分享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