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73期家訊(2020年7月)

聖徒專訪

毋忘初衷 容錦泉弟兄專訪

與你談論人生與社會

七月
11

容錦泉弟兄是教會現時唯一帶職的長老。他年青時工作已躋身至管理層,後來卻轉去攻讀博士學位,並到理工大學任職教育工作,同時在教會帶職作長老多年。到底是甚麼叫他放棄工商界,轉到教育界?為甚麼他不放下工作去全職事奉,而選擇同時應付繁忙的公事和教會服事?作為理大的教授、教會的牧者,又如何經歷去年的「理大事件」呢?

攝於小女兒畢業禮

問:容弟兄你好,請問你是怎樣信主的?

我在中六時得救信主。很多人不知道,其實我就讀佛教小學,早在小六時已「歸佛」。中學時我會和佛祖「傾偈」,也覺得宗教皆是導人向善。直到中五,我的人際關係出現了問題,我也嘗試和佛祖傾談,當然是毫無幫助。後來有同學送了《這世界有神嗎》的小冊子給我,有一天我在家中細閱這小冊子,一邊流淚一邊禱告決志相信主,其後開始參加教會聚會。

問:在大專時你有甚麼經歷?

主帶領我到澳洲升讀大學,學費全免,是我人生的轉捩點。那時我家裡拮据,在澳洲生活艱苦,甚至寄人籬下。我到餐館當兼職,有時工作至凌晨二時。那時我到了澳洲的華人教會聚會,認識很好的同路人和學習服事。在外地我沒有很多親戚和朋友,卻與神建立很親近的關係,早晚都禱告和讀聖經。

問:那你有否打算繼續在澳洲工作?

當時真的很難抉擇。那四年我和一班青年人一同建立大專團契,弟兄姊妹並教會牧師、執事會祕書長甚至主動跟我說希望我留下。回想起當年和他們告別,他們送我離開到機場,實在非常感動。再者,澳洲政府免費給我讀書,也很自然容許我留在當地工作,要取得澳洲公民資格相當容易。

當時我不敢和弟兄姊妹直言,其實我打算回香港,是因為神給我一點點「基督和教會」的屬靈領受(註:那時容弟兄並非於香港教會聚會),和香港的弟兄姊妹一同配搭。一回到香港,我便馬上任職跨國電子公司,工作了七年多,並進入管理層。

容弟兄家庭照

問:那麼為何你後來突然轉行到大學裡從事教育和研究工作?

因為我深感神的旨意要建造祂的教會,便需要材料。那時神給我傳福音的託付,正如很多弟兄姊妹當教師以便傳福音給學生。我自問不適合教中、小學,便尋求能否教大專。那時只要有碩士學位便可以教專上學院,結果十分奇妙地,神為我開門,我竟獲上司准許,可以用部分工作時間兼讀碩士。

完成碩士後,神再次開路。理工學院剛好招聘講師,我便應徵,踏足教育界,至今將近三十年。那時有講師同事揶揄我放下高薪厚職,我卻緊記自己的「初心」—為著神的旨意得著學生。感謝神,多年來讓我藉不同機會傳福音給學生,有的今天也在教會裡服事。我知道只有碩士學位長遠是不足夠從事大學教育,於是便兼讀博士學位。

問:談過工作,你在教會裡作長老,目前只有你是仍然帶職的長老,你怎樣看待?又和其他長老們怎樣配搭?

我來香港教會聚會一段年日後,主呼召我作長老。回想起來,雖然服事漸多,擔子比從前更重,但仍堅持盡忠工作,因為我一直沒有忘記初衷—藉教育工作傳福音給學生。

作為帶職的長老,我盼望能作榜樣,讓人看見服事不只限於在教會全職服事。同時,大部分的弟兄姊妹都在外邊工作,我的角色儼如全職同工們和其他在職弟兄姊妹的橋樑,既可給予在職聖徒一些意見,也幫助全職的同工和長老們明白聖徒們在職場的難處,可謂互相補足。

問:讓我們談些近期的事,也是我一直很想問的問題。去年反修例運動中的「理大事件」,你是怎樣經過?

我在理工大學差不多工作了三十年,整件事叫我相當震撼。事件由去年十一月十七日星期日開始,當天晚上有學生和畢業生寄電郵給我們老師,盼望我們能進校園救助學生,我看到後內心感覺很深。兩天後我在禱告聚會提出代禱,因為很可能有我的學生在理大,我考慮前往理大勸學生離開,將救主耶穌介紹給他們。那晚我也在禱告聚會中流淚提出代禱,只盼望無人傷亡。當晚我通知校方,但校方因考慮我人身安全,未獲批准進入校園。感恩的是後來陸續有中學校長等人進到理大,最後沒人死亡,否則局勢會一發不可收拾。

與聖徒合照

問:作為教育工作者和教會牧者這兩個身分,你在去年的反修例運動有何感想?

反修例事件給我很大的反思,撇除表面的議題,我認為反映了一些深層次的問題。作為教育工作者,青年人不只需要我們傳授知識,也很需要我們了解和關心。反修例事件給我們看見青年人對人生的真、善、美和公義有追求,但他們卻深感無出路。

我們的教育制度能教導他們「做人」嗎?先說大學,大學要顧及排名和研究,教授上課不太需要認識學生,大學生也注重追求好成績和預備畢業後找到好的工作。在中學時期,一般也難以教導中學生關於人生的課題。再者,今天的家庭大多只有一兩個小孩,加上網絡的渲染、社會和同輩的影響下,難免變得有些自我,甚至可能變得較為偏激。

作為牧者,我也問自己:為何青年聖徒有困惑不找牧者傾訴,而訴諸於激烈的行為?會否我們心裡只評論他們不成熟?我們可否多走一步,先放下己見和固有立場,聆聽青年人的看法?

以賽亞書五十章4節說,求神賜我受教者的舌頭和耳朵。我們須要聆聽不同人對事情的不同看法,我們兩代人的成長背景不盡相同,毋須比較,我們應多點聆聽青年人。

問:你對教會裡的青年人有甚麼勉勵的話?

青年人有理想是很重要的,不要沒有理想。可是對於我們信徒,我們的理想在神面前有甚麼價值?我盼望青年人把理想放在神面前。若我們的理想沒有尋求神的帶領,必定叫我們後悔。

第二,正如我說要多聆聽青年人的話。其實,青年人也可以主動和教會中較年長等不同的人溝通和分享。

第三,我盼望青年人可以在神的話裡尋求人生問題的答案。神的心意絕不想我們落入迷惘裡,祂必回答我們。我知道這代的青年人困難很大,我們上一代雖然很多是草根出身,但只要你肯努力,物質生活上不會有缺乏。這一代的困難是連安居樂業也很難達到,自然有很多不滿,便需要有抒發的出口。我盼望今天青年人切實將人生的理想、問題和不滿,例如歎息在香港置業機會渺茫、擔心沒有自由等等,帶到主面前尋求。

與沙田區在職青年聖徒合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