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71期家訊

五月
9

少年聚會可追溯自五、六十年代。今期家訊,讓我們一起回顧少年聚會過去三十年的生命故事。

九十年代——小康之家

九十年代的少年聚會,少年人和少年服事關係親切,他們會一起去郊遊、踢足球、小組分享和讀經,感覺就像家人。那時少年聚會集中在分區,集合聚會比現在少,少年人較少機會認識其他分區的弟兄姊妹。不過,每年暑假的「身體生活」,讓不同區的少年人相聚,一起煮飯、讀經和讀書,是不少弟兄姊妹的回憶!

九十年代銅鑼灣區的少年聚會

二千年代——成長至高峰

二千年代到二〇一二年是少年聚會的成長至高峰期。那時開始有全職同工擔任「少年服事核心」,負責少年專項,使少年聚會在靈命建立和福音工作大有果效。

靈命建立方面,二〇〇七年設立組長訓練,讓有心志的少年人進深裝備真理和學習服事。那時每年有全教會的少年暑期聖經班,讓少年人在暑假這個得著造就的黃金時間,好好裝備。

那時福音工作相當興盛,各區紛紛設立「生命樹」自修室,接觸大量學生,每年均有大型佈道會,高峰時曾有八百餘人出席,加上暑假的福音營,每年得著大量的少年人。那時少年聚會出席人數,攀升至約三百五十人(約為現時的兩倍)。

九十年代曾有「身體生活」,2015年也曾重設暑期身體生活。
銅鑼灣區2012年中六七生畢業聚會,見證著末代高考生離開少年聚會。
2018年Eureka福音活動

一〇年代至今——挑戰與重整

二〇一二年起新高中學制(DSE)開始,少年聚會踏入挑戰期,少年人人數減少,服事們不斷尋求新的方向。二〇一一年,少年服事核心丘文龍弟兄在服事福音營中突然去世,挫了服事的力量和帶領。新學制下,各式各樣的課外活動叫少年人難以抽身到聚會,自修室使用率大不如前,除筲箕灣區生命樹改為興趣班繼續發展外,各區的自修室均相繼結束。

基於人數減少、帶職服事們也常忙於加班和進修,為集中服事力量和少年人,自二〇一三年起各分區少年聚會陸續「合區」—兩個分區的少年聚會集合一起聚會。合區使少年人更集中,以便認識同路人。此外,二〇一七年起教會編制「少年聚會教材」,幫助服事們預備聚會,以便專注牧養;也藉此為少年人的真理裝備打好根基,預備他們在大專時有進深的栽培。

二〇一四年起,少年聚會每年設有Eureka福音活動,鼓勵少年人以小組形式邀請同學。組長訓練也改為門徒訓練,並增加福音訓練元素,鼓勵他們從小傳揚福音。二〇一六年起香港出現學生自殺浪潮,反映這世代少年人對福音的需要。不少服事也多參與相關輔導與情緒的課程和講座,學習疏理人的情緒,更有效地牧養少年人。

去年社會運動為少年聚會帶來不少挑戰。社會上的不公義和撕裂很容易牽引少年人,甚至服事者的情緒。有合點的少年聚會每週為局勢禱告,也有服事曾和少年人深入討論社運,反思公義。此外,社會衝突也很影響聚會的進行。去年的集合聚會「少年日」當晚,附近出現大型衝突,相當驚心。

有危便有機,因為社運和疫情緣故,少年聚會於去年起使用社交媒體Instagram,以融入少年人的生活,拉近距離。最近中學文憑試因疫情緣故延遲開考,服事們與應屆考試的少年人一起禱告,並拍片為他們打氣。

2019年少年日

服事們在少年聚會中有甚麼深刻的故事?

  • 很深刻有少年人曾在初中特會裡奉獻給主,為主放下學校的中樂團,並勇於向同學傳福音,最終有二十多位同學聽了福音(包括筆者),不少更扎根於教會裡服事。
    還記得二〇〇四年南亞海嘯,一位少年人一家旅行時被主接去,叫服事非常痛心,難以接受。在遺物中得悉,那位少年人於出事前一天,在旅行中仍填寫操練簿,帶了與服事的合照。我們或許以為死亡離少年人很遙遠,這事提醒我們:不論年齡,生命短暫!
  • 當我是少年人時,最深刻是服事帶我們到一主題公園一起玩!後來主藉約翰福音廿一章三次問彼得的經文呼召我加入少年服事,叫我牧養祂的羊。起初我只是覺得需要預備聚會來餵養少年人,後來很感恩主讓我成為他們的生命導師。還記得有一次主日下午是難得的拍拖機會,有少年人突然找我,向我傾訴心中的隱情。當時其實相當掙扎,因為一方面我想跟男朋友見面,但又感到很難得少年人敞開內心並相信我,讓我能與少年人同行,作他們的生命導師。


現在因應疫情不能有實體聚會,少年人有甚麼心聲呢?

  • 很感恩有一班很愛我們和愛神的少年服事。謝謝你們在疫情中依然用心去照顧我們。
    神一定會賞賜你們,希望很快再見到你們!(。•́︿•̀。)
  • 多謝你們在屬靈的路途上扶持我們,期待疫情過後再見大家!祝平安。
  • 很難忘聽服事的個人見證分享。
  • 感謝神藉你們一直找我。
  • 很喜歡少年聚會中有許多很好弟兄姊妹和服事的陪伴,有困難時可互相扶持,也很喜歡唱詩歌。
  • 希望這段時間我不會失去身邊的屬靈同伴,並在我失去信心的時候提醒我。
  • 少年聚會幫我在學生時期找到人生意義並前進的目的,為我提供正確的價值觀,鼓勵我關心身邊的同學朋友,並且讓我知道人生是有永恆的價值,要珍惜現在的時間榮耀神,因為人活著是要歌頌讚揚創造我的主。


回顧這三十年,主藉少年聚會得著許多的麥子,很多聖徒在少年時決志得救、扎根於教會,甚至在少年時立志奉獻給主。現在很多的少年服事當年也同樣受上一輩的服事牧養,川流不息,以生命服事生命。

「我實實在在的告訴你們,一粒麥子不落在地裡死了,仍舊是一粒,若是死了,就結出許多子粒來。」(約十二24)

我可以怎樣為少年項代禱?

  • 求主保守在社運和疫情下的少年聚會,在這動盪和憂傷的時代牧養少年人,捆綁撒但的殺害和毀壞。
  • 記念常要加班、週六上班和進修的帶職服事,求主給與他們夠用的恩典。
  • 記念今年的暑假,仍能在疫情和補課下得著少年人。
  •  記念家庭祭壇的實行—與少年人一起禱告,融化與父母兩代的撕裂和代溝。

後記

筆者在二〇一一年五月七日於少年音樂佈道會決志信主,後於同年福音營親眼看見丘文龍弟兄被主接去,是我畢生難忘的片段。雖然我那時剛接觸福音,但看見有人奉獻一生,辛勞地服事至死,十分感動我,勝過聽萬篇講道。神在我少年時改變了我的一生,我本來只是個愛打機不讀書,披著啡色頭髮而不背書包回學校的學生。回想在少年聚會的時光,在生命樹自修室認識同路人,努力讀書,是我中六(第一屆DSE)很勞苦卻美好的回憶。如果問我在少年聚會有甚麼感到後悔?我會說是太晚認識救恩,虛度了太多光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