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74期家訊(2020年8月)

八月
8

踏入六月,香港人心惶惶,「移民」迅速成為許多香港人網絡搜尋的關鍵字,或許在你身邊也有人正在考慮移民。三十年前的香港,也經歷了一次移民潮。當年,教會有些聖徒移了民,並在外地安居下來,也有些移民後回流到香港。


✈️移民卅二年的忠告:勿故步自封

一九八八年移民加拿大的蔡弟兄和太太戚姊妹,當年因為年輕想嘗試新挑戰,選擇遠赴彼邦。作為過來人,他們建議打算移民的聖徒,最重要是有開放的心態,不要故步自封;而身為基督徒,無論走到哪裡,都要謹記我們是天上的國民。

蔡弟兄說,有了移民的念頭後,從三方面去辨明到底是否出於神的旨意。

第一是神的話。有一天晨更時讀到以賽亞書五十五章12節:「你們必歡歡喜喜而出來,平平安安蒙引導。」這句話一直在腦海縈繞不去。

第二是環境印證。當時加拿大政府剛好有移民計分計劃,弟兄的職業可得滿分。申請時曾遺失表格,卻又奇妙地失而復得。由申請到獲得簽證,只花了短短半年時間。

第三是請教年長弟兄。蔡弟兄把自己打算移民的事告訴一位敬畏神的年長弟兄,對方聽了後就說:「平平安安地去吧。」

到了加拿大之後,第一優先是找教會聚會,同時又面對很多生活上的實際問題和挑戰。原本在香港教書的戚姊妹最初在雜貨舖工作,店舖位處品流極複雜的地區,又髒又亂。有一天黃昏下班時,很不開心,卻聽到主說 :「我施恩的手一直幫助你。」姊妹就領受到有主同在,即使在最惡劣環境中都蒙保守。

弟兄指異國生活並不容易,但正因如此,就顯示我們信仰的寶貴和真實,「在充滿挑戰、受苦、不穩定的環境中,就顯出誰是真實的神、哪一位是愛我們幫助我們的神。」

在主一步一步帶領下,移居外國已卅二年,弟兄更實現了少年時心願─全時間事奉神,不單在彼邦為主得人,更藉越洋電話關顧香港的聖徒。

對於有意移民的聖徒,他們認為最重要是態度,忠告大家不要老是想把香港的生活方式帶去異邦,而應以開放態度面對新事物、願意學習、提升自己,且要學好當地語言,不要怕困難和尷尬。此外,初抵異鄉時最好聯絡當地的基督徒,他們能提供一些實用的生活貼士。

弟兄說,神會在環境中,藉著我們以往讀的聖經、聖徒之間的交流,幫助我們,所以我們要藉讀經、禱告,同主建立很好的關係,也同聖徒保持交流。

「我們在地上不過是客旅、寄居,雖然會移民,走到不同的地方,面對人生很多不同的事,但要謹記─我們是天上的國民;走到哪裡、住在哪裡,都是世上的鹽和光,人看見我們的言行,就看見耶穌基督,歸榮耀給神。」


✈️神攪動巢窩:學習飛翔

陸弟兄夫婦一家於一九九二年移民,當時他們育有兩個兒子,考慮移民源於大兒子體弱多病,容易受感染,香港居住人口較密集,因此他們考慮移民到氣候穩定及居住環境較佳的地方。加上當時弟兄希望藉此機會轉換工作環境,於是考慮移民澳洲。

他們申請移民沒有志在必得的想法,只是禱告主並跟隨主的帶領。他們在香港認識一些在澳洲居住的弟兄姊妹,因此由到埗、住宿都得到弟兄姊妹的照應,過程十分順利。由於事前已經知道聚會地點,所以選擇住在聚會地點附近,減少聚會遲到的機會。

在移民前,陸弟兄曾預計過會失業一、兩年,感謝主,移民兩個月後便找到工作。雖然工資、職位都較以往低,但都在預期之內。移民初期他常與香港的親人以長途電話聯繫,以解掛念之情。移民後他們的生活較忙,因為要照顧孩子,夫婦兩人難以一起工作,又沒有聘請傭工,於是姊妹負責照顧一家的起居,而週末又為孩子張羅、安排活動及接送,相當疲累。

澳洲當時的商舖營業時間較香港短,例如銀行只會營業至四時,若有事要辦理,便要抓緊時間。另外,澳洲沒有夜生活,對於愛夜生活的人會比較沉悶。

陸弟兄在一家公司工作十多年,二○○八年經歷金融海嘯,當時的經理待他不錯,但整個團隊中只有他被裁員,心感被歧視,非常難過。失業了三四個月後,主給他一節聖經:「我的好處不在你以外。」(詩十六2)平伏了他的情緒。在他失業時,主為他安排不同的兼職幫補家庭開支。一年半後,他的舊同事告訴他舊公司正招聘合約職位,結果他順利獲聘。當合約快要結束時,神在同一公司為他預備一個長期職位,於是一直做到今年年初退休。

對於想考慮移民的弟兄姊妹,陸弟兄有一些提醒。首先,西方社會道德淪落令教養孩童變得困難,例如不少西方國家實行同性婚姻合法化,家長會面對開放和激進的社會衝擊。其次,經濟衰退影響整個大環境,就業會更困難。最後,不管是否受疫情的影響,華人在西方國家受歧視,是一直存在的問題,最近更有變本加厲的現象,這些實際情況都是須要考慮的。

陸弟兄指出,在申命記中,耶和華不斷苦煉以色列人,祂也環繞我們、看顧我們,保護我們如同眼中的瞳人。基督徒的人生經歷神的保護,但神也會攪動巢窩,讓我們學習飛翔,並讓我們認識自己的內心,是否遵守祂的話。

另外,也有一些聖徒移民後再回港定居,他們考慮的又是甚麼?

一對夫婦在九十年代初移民澳洲。早在基本法起草時,弟兄正在讀大學,當時已萌生移民的念頭。八十年代末,內地爆發大規模社會運動,非常震撼香港人,是他們決定移民的轉捩點,後來的移民潮更促使他們正式移民。那時教會對移民絕口不提,這對夫婦在教會沒有服事崗位,故沒具體向教會交代移民,只告訴一位全職服事的弟兄。此外,他們會向弟兄姊妹及信任的人分享自己移民的想法及行動,讓身邊的人了解,並可以與他們在心靈上同行。

他們在移民期間經歷很多轉變,學習與神建立關係,專心仰賴耶和華,並禱告尋求主的帶領。在照顧家人方面,雖然經濟上他們仍照顧在香港的家人,但難免對家人缺乏情感的支援。他們移民兩年後,因為親戚都選擇回港,並且香港的局勢也漸趨明朗,便於一九九五年回港。

曾申請移民去美國的唐弟兄指出,雖然他不時留意時事,也有不少朋友移民,但卻從沒打算移民,一來他沒有專業資格,也沒有足夠的經濟能力,更沒有親戚在海外,二來他相信他的孩子在香港教會裡成長是最好的。不過,當年一位年長同工建議他申請移民,將神的見證傳到海外,於是他便申請美國的「綠卡」。一九九八年他獲取綠卡,在美國逗留三星期探訪教會。最後,因為他無意移民到美國,便返回香港。


✈️從聖經看移民

移民是重大和複雜的議題,沒有標準答案,絕不是「留下來的是剛強,離開的是軟弱。」神對每個人的帶領都不同,我們需要尋求和順從神的帶領。聖經中,亞伯拉罕從吾眲「移民」到迦南地,帶來神的國度以色列;他的兒子以撒卻一生住在迦南地,作順從的兒子;雅各一生飄泊到亞蘭、埃及地去;神又差約瑟到埃及地定居。他們四代人的定居,神都有不同的帶領。

我們不妨放眼注目神工作的大圖畫:人口遷移或定居,都有神的主宰和安排,正如神曾在歷史中藉著人口遷移或定居某處,帶來祂的工作。在使徒行傳,耶路撒冷教會遭受逼迫,信徒四散,便把福音傳開,同時有使徒和信徒留在耶路撒冷事奉主,為主作見證。

不少聖徒對於最近的政治局勢和本地新的法例都有疑問,沒有人能給予肯定的答案;唯一肯定的是:「我們進入神的國,必須經歷許多艱難。」(徒十四22)相比起很多地方的信徒,感謝神我們在香港已安舒了數十年。在疫情中,世界各地的聖徒都可以在網絡裡相聚交通。不論我們在香港,在任何地方,我們仍是同一個身體,持守同一信仰,一同為信仰而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