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65期家訊

十一月
9

前長老唐崇華弟兄曾任教師,並在長老的職事上被神使用,而他妻子唐盧艷嫦姊妹(下稱唐師母)曾任教師及校長,兩人育有一子一女。唐師母在教會、家庭中有不同角色,到底神在信仰及家庭上如何帶領她?

唐師母你好,可否簡介一下你的家庭背景?

我四、五歲時失去父親,小時候的我和母親、胞姊及外婆同住。外婆讀書不多,但多閱讀,亦認真讀經,隨後成為傳道人並在教會中服事。母親為基督徒,是獨女,受丈夫早逝影響,脾氣非常暴躁,有不合她心意時便會掌摑我,我左耳聽力亦因此受損,我是在苦難中成長的。


無飯照謝飯 神出手眷顧

師母你是怎樣信主的? 初時有甚麼特別的經歷 ?

四十年代抗日時期,親戚帶我到香港,當時由舅婆照顧我,後來因相處不融洽而轉到孤兒院去。孤兒院創辦人為基督徒,我在孤兒院裡決志信主。

當時孤兒院創辦人聘請院長,內部出現分裂,創辦人與受聘院長不和,受聘院長另覓新址,導致大部分師資、食物等資源都投放到新址,原先的孤兒院面臨資源短缺的困境。創辦人向我們解釋情況,若我們選擇留下來就要憑信心生活,當時大部分人選擇留下來。初期孤兒院仍能提供教育和食物,一天中午我們如常到飯堂,院長宣佈:「今天我們沒有錢買米煮飯和餸,但我們憑信坐在飯堂裡,照常把空飯桶搬出來擺在桌上。」我們照常謝飯禱告,「感謝天父賜我食物,求神祝福,吃了平安」,說畢「阿們」,一位教師走進飯堂,告訴我們有一個人捐出一貨車食物、用品和一筆錢,但貨車因過不了溪流,未能運抵孤兒院,所有四年級至中二的同學都要去幫忙搬運,搬來的零食多得一天也吃不完,我們都很高興。金錢亦足夠我們買米煮飯,這事經歷了一次信心的禱告,必蒙主垂聽。

與多倫多聖徒合照


丈夫患重病 神安慰醫治

你是怎樣認識唐弟兄的?

後來主引導我到澳門修讀幼師訓練課程,回港後在神召會開辦的幼稚園授課。小學與幼稚園同一校舍,當時唐弟兄在小學部任教,中午大家一同用膳。後來校長帶動利用課餘時間做運動,以保持身體強健,同事們紛紛響應,與唐弟兄相處時間漸多,感情自然增進。

你怎樣為婚姻尋求主?

那時與唐弟兄約會兩次,是在維多利亞公園;次日弟兄給我一張紙,上面寫著「我染上了肺病」。他跟我說:「你不要跟我做朋友了,恐怕累著你。」當時肺病死亡率很高,亦容易傳染人,我們停了約會。當時不敢與弟兄交談,怕會日久生情,自己為孤兒不想讓將來的兒女也成為孤兒。但心中有提醒要為弟兄禱告,禱告三晚,忍不住流淚。當時我與校董的母親住同一臥房,一天晚上,好像有聲音對我說:「神在聖所作孤兒之父,你是一個孤兒,我已經養活你,你還怕甚麼呢?」心中便充滿了平安,感謝主!三個月後,唐弟兄再去照X光,醫生十分吃驚地說:「唐先生的病情很有進展,但仍需繼續治療。」

在訂婚前有一次唐弟兄與我母親及姊姊見面。母親見弟兄身形瘦削,便問我他是否有病,我若答是,後果嚴重;若說不是,主不喜悅,結果神安排我姐姐把我從廚房中拉出來,不需要我回答母親,以後她也沒有再追問。

後來你丈夫的病情如何?你一家如何經歷主的恩惠?

我們一九六一年十二月結婚,其後生下第一個小孩。那時我腦海中突然想起從事醫護工作的舅公舅婆一句話:「梁田新醫生醫肺病確有一手。」翻開電話簿查看診所地址,我們從元朗屏山遠赴中環求診。很感恩,一段時間後,醫生親自教導我如何替弟兄消毒、打針等等。需要一個月覆診一次,過了四個月便毋須再覆診了。

當時有一種說法,第三期肺病必死,弟兄的兩位同事都因肺病去世,而弟兄卻奇蹟地康復了。弟兄患病期間我並無不安及憂慮,藉著禱告,反而有從神而來的平安和保守,而且兒子和我都沒有受傳染。


經歷喪親痛 哀傷中蒙恩

後來我兒子赴海外留學後,一直於多倫多生活、工作、結婚。去年一個早上,他感到不適臥在牀上,他妻子見狀急叫救護車,十分鐘內抵達,卻仍未能搶救成功,被主接去。雖然面對兒子去世,心中非常難過,但很感恩他是無疾而終,神讓他免受長期住院的痛苦,我們也免去天天擔心勞累。

總的來說,神對我一家人的恩典太大了。我們是神的兒女,從神領受恩典,祂帶我們走過許多困難,有主與我們同在就夠了。

屯門區聖徒合照

 

我對教會的記掛

唐師母在教會擔任過甚麼服事崗位?

我從前曾擔任幼稚園校長,所以日後我便在兒童項服事,現時在教會中看見從前服事過的弟兄姊妹已成長,也投入服事,心裡感到很甜美。


現在你對弟兄姊妹和教會有甚麼記掛?

我們曾住過加拿大並在多倫多教會聚會,直到現在仍有為當時生活小組成員禱告。在當地聚會時較擔憂弟兄姊妹未能準時出席主日聚會,求主感動弟兄姊妹多些準時出席主日及禱告聚會。此外,我也常為年輕人能參與各項服事禱告。


最後,你對今天的青年人有甚麼勸勉?

青年人要學習殷勤服事主,趁著還年輕,竭力追求,平日操練早睡早起,好好裝備自己。在教會生活中要彼此相顧,激發愛心,勉勵行善,生命長大,同被建造,榮耀歸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