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64期家訊

十月
12

唐崇華弟兄從小信主,青年時代帶職事奉,後來放下職業,全職服事神,其間一九九〇至二〇一七年在教會擔任長老,牧養群羊。走過幾十年的事奉歲月,唐弟兄分享說,事奉主的人應該裡外一致,「言教」和「身教」並重,須以生活來見證自己所講的道。

唐弟兄你是如何蒙恩得救的?

我生長在基督教家庭,父母都是信主的,自小就跟隨他們去聚會。有一次倪柝聲弟兄來香港帶領特別聚會,他每句說話都充滿能力,講道時很多人流淚悔改、認罪,包括在教會中帶領的弟兄們。我看見這些負責弟兄也謙卑認罪,就想起自己雖然年幼,但也會頻頻犯罪,說了不少謊話,的確如聖經所說:「世人都犯了罪,虧缺了神的榮耀。」(羅三23)我是個罪人,需要救恩。我就是這樣悔改得救,印象很深刻,那時候大約十至十一歲。

唐弟兄一家人

健康求學求職屢歷神蹟

弟兄你的青少年階段是如何經過的呢?有甚麼深刻經歷?

還記得小學畢業時,因為家境貧困,父親不能供我繼續讀書,我只好跪著向主禱告,求主為我預備。感謝主,祂為我預備了一份在紗廠裡的工作,可以給我半工讀,而且還有幾位教會中的屬靈同伴一起工作,過了一段十分甜美的日子。後來因為在紗廠工作,日積月累吸入了太多棉花,咳嗽得很厲害,照肺後竟發現患上了肺病。這消息對我打擊很大,因為當時的藥物和營養都不足,所以難以痊癒。感謝主,後來遇上一位英籍醫生,他很有愛心,知道我的家境貧困,免了我的醫藥費,又為我注射昂貴的針藥,才慢慢好起來。那段時間雖然很艱難,但藉著家人和屬靈同伴的禱告和幫助,終於主把我帶過去了,大概在那時主就開始訓練我受苦的心志。
在整個中學階段,都是「停停讀讀」,儲夠錢就上學,每月學費都是靠做散工繳付的,錢不夠就停學上班儲學費。六年中學課程,我只讀了三年零兩個月,然後便參加會考。那時真的無倚無靠,只能倚靠主。考試那天,我拿著試卷,禱告一番,然後便順著次序作答。還記得那時放榜是刊登在報紙上的,放榜那天,我買了一份報紙回家,跪在牀前向主禱告:「主啊,我完全沒有把握,一切都在你的手中,你知道我的苦況,求你讓我榜上有名。」結果真的「金榜喜題名」,而且成績一優一良,實在是主莫大的恩典。
在找工作的時候,遇上一位老婆婆,是幼年在廣州認識的傳道人。原來她在元朗開了一所學校,看見我的會考證書,可以註冊作教師,便請了我到她創辦的學校教書。我就是這樣入了教師的行業,簡直是神蹟。

與朱永毅弟兄(中)、杜煥章弟兄(右)合照

要叫人在主裡得幫助

那麼到了甚麼時候,你才真正確立事奉主的心志呢?在你心目中,事奉是怎樣的一回事呢?

這要追溯到小時候,那時教會還在佐敦道七號三樓聚會,當晚剛好是倪柝聲弟兄在教會按立五位長老,治理教會,牧養群羊。在教會中不是講求資歷,而是誰肯任勞任怨,誰肯付上代價,誰就能忠心服事神的群羊。那時看見他們為主擺上,雖然說不出是甚麼感受,但總有一種羨慕,後來回頭看,其實就是主在我心裡種下了事奉的心志。
那時有一位帶領的弟兄很叫我佩服,他很謙卑,教會弟兄之間遇有糾紛、嫌隙時,會到他面前交通。雖然我不知他們交通的內容,但總是看見經過交通後,那些原本有嫌隙的弟兄都流著淚和好如初,以後再無間隔,是真正從心底裡的原諒。這讓我認識到在教會中的事奉,不只是做「中間人」排難解紛,而是有一種屬靈的能力,叫人在主裡得幫助、問題得解決。
服事的人不單有「言教」,更有「身教」,他是就說是,不是就說不是,凡事以身作則,建立榜樣。一個事奉主的人應該裡外一致,如果講一套,做又是另外一套,個人生活一塌糊塗,是不能造就人的。我們應該以生活來見證自己所講的道。

感謝主,這實在是很大的提醒。主是甚麼時候呼召你全職服事呢?

七十時代在烏溪沙青年特別聚會,弟兄在台上呼召,那時我靈裡很受感動,就將自己奉獻給基督和教會。但其實當時並未想過要全時間事奉,因為覺得自己的裝備很不足,比起前面弟兄的屬靈光景,實在相差太遠了。由於學校分上下午班,所以我上午服事,下午仍然在學校工作,算是半職服事吧!我以為這一生就是這樣服事主就夠了。但幾年後,負責弟兄與我交通,要我在主面前尋求有沒有全職服事的呼召。
感謝主,經過尋求,主確實有呼召,那時我便決定放下職業,全職服事主。但當我遞上辭職信後,校監卻跟我說,校長即將移民,校董會已決定由我接替校長一職,希望我再考慮清楚是否要辭職。其實那時我內心是有掙扎的,主就跟我說:「心懷二意的人,在他一切所行的路上都沒有定見。」(雅一8)「這樣的人,不要想從主那裡得著甚麼。」(雅一7)感謝主在這種試探的環境中提醒我,很快我就回覆他說:「不用考慮了,我是一個基督徒,我的主呼召我要放下職業全職事奉祂。」校監也是個認識神的人,他一聽到我有神的呼召,便不敢再勸我了。感謝主,我就是這樣出來全職事奉的。

與同工合照

被人誤會是學習功課

弟兄你在教會服事多年,有沒有哪一件事讓你學到非常深刻的功課?

曾經有一次,我被一位我所尊敬的年長弟兄誤會了。那次我受了很大的委屈,十分痛苦,差點就成了我過不去的一個屬靈關口。當時那位弟兄一口咬定某件事是我做的,我雖然多番解釋,但弟兄卻不聽我的解釋。還記得當時我哭得很厲害,實在不明白為何那麼屬靈的年長弟兄會這樣冤枉我。那時主有話臨到我、安慰我,說這事是祂所允許的。後來弟兄知道了事情真相,拍拍我的肩膊,表示歉意。雖然他沒有開口道歉,但我內心早已完全釋懷了。感謝主,後來他仍是我最尊敬的弟兄,我們之間毫無嫌隙。從此我就明白,受委屈是神要訓練我們在痛苦之中,不是尋求人的同情、諒解,而是在主裡學習功課。每次的打擊,都是真利益,靠著主「過關」。感謝主!
最後,主又賜給我兩節聖經,願我們彼此勸勉:

「弟兄們,我對你們說:時候減少了…用世物的,要像不用世物,因為這世界的樣子將要過去了!」(林前七29、3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