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66期家訊

十二月
7

我在內地行醫四十年,辛勞大半生;退休後來港定居,照顧孫兒。因著環境改變,難以適應,令我心慌意亂,夜不能眠。一天清晨在杏花邨海邊散步,遇見一位舊朋友,她主動跟我打招呼。相認後,她向我談起耶穌,還邀請我參加聚會。

教會中人笑容滿面,熱情接待,對我講述耶穌的故事,教導我禱告,我便接受耶穌作救主。參加了三個月的慕道班,有弟兄與我談受浸,我欣然接受。二○○○年一月,我受浸歸入主的名下,過喜樂的新生活。


神的保護

半年後,有一天與丈夫拉著手推車,到筲箕灣街市買菜。回家途中,需經過幾十級的石梯,我倆將手推車橫放,各抓一端。那時我右手抓住手推車,左手拿著十隻鷄蛋和一塊豆腐,一起步下石梯。剛下了四五級,雙腳突然打滑交叉,無法移動,身體卻向前傾,丈夫則若無其事,繼續落梯級。眼見人和車快要翻倒,滾落石梯,內心驚恐莫名,不知所措—在這電光火石之間,有一股力量推動我向後一仰,交叉的雙腳即時解開,配合丈夫步伐走完梯級,安全到達地面。

此時此刻,我淚流滿面,呼叫:「神啊!是你救了我們,否則我們輕則碎骨,重則身亡!這次大難不死,全是神的救恩!」丈夫在旁呆呆地望著我,不知發生甚麼事。

經過此事,我深切體會:我所信的神,是又真又活、無處不在的神。這個經歷加深了我和神的關係,叫我愛神更深。


神的醫治

另一驚險經歷,發生在六年前。一天下午,我乘巴士到醫院看醫生。上了車,還未站穩,司機便轉動方向盤開車。這時我在車廂跌倒,頭撞在車門上,雙眼發黑,只聽見司機呼叫:「婆婆不用怕,我馬上抱你上來。」之後不省人事。

當我醒來,首先想到有主同在,不感害怕。這時我正臥在救護擔架上,頭上包著冰袋。警員要我提供監護人資料,我便請他們通知教會兩位姊妹來照應我。我被送到灣仔的醫院,做了電腦掃描,發現有輕度腦出血,之後轉往東區醫院。做完所有檢查,已是深夜兩點,兩位姊妹才坐的士回家。

醫生看了電腦掃描片,認為我情況穩定,可以出院,一週後覆診。在家休養期間,多位姊妹來照顧我,十分周到,例如:自備食材,為我煮飯煲湯;為我煲中藥,助我調理身體;帶來小禮物,祝願我早日康復;安慰我的丈夫,叫他放鬆下來。此外,有分區執事夫婦前來探望,與我分享神的話語。他們的熱情,體現神家溫暖、肢體互助互愛。

一週後覆診,醫生說我沒有腦出血,而是腦積水,不需治療。回家後,身體卻越來越差,臉腳浮腫,言語不清,走路傾斜。有姊妹察覺我病情不妙,建議我去看私家專科醫生。醫生說:「必須覆檢醫院的電腦掃描片,才能診斷處理。」我致電執事,他便陪我到醫院取掃描片。我們找到腦科護士長(也是教會姊妹),她帶我們到腦科主任的辦公室。主任為我做腦掃描,發現我腦膜下出血,已達到鼻中線,須立即入院做手術。當時我女兒身處外地,主任親自與她通話,要她火速返港簽署手術協議書。最終經過了兩次顱骨鑽孔手術,方可控制腦內出血,康復後我平安出院。


感謝神恩

回顧這次遇難,醫院的誤診沒有造成傷害、腦科主任及時找出病因、女兒火速返港…一切順利無阻,這是神一路施恩救助的結果。所有憂患、困難祂都替我擔當,使我的生命得以保全。

六年過去,我的思想、言語、反應沒有受到任何影響,過著喜樂的教會生活。我體會到神的愛真偉大,也感謝弟兄姊妹的幫助。感謝主,榮耀歸神,我要愛主、跟隨主直到生命終結,阿們!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