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76期家訊(2020年10月)

十月
10

林璨弟兄到外國參加醫學會議

初職的忙碌,少了教會聚會;事業的成功,與神的關係疏遠了。林璨弟兄由門診部醫生,做到管理層,又再回到最前線,現在快將退休了。回望職場歲月,弟兄曾經全力以赴、實踐理想,攀上最高峰時有「大地在我腳下」的飄飄然,但信仰生活卻失落了。弟兄感謝神在生命中一直帶領,以至無論事業多成功,夜靜時卻仍然若有所缺,讓人有回頭再來尋求神的契機,並且尋見。


請林弟兄簡單介紹一下你的背景。

我是在中學考大學試暑假時信主的。小時候家境清貧,娛樂不多,在一次偶然機會參加了教會固定週六舉行的福音聚會,從而認識神,並決志信主。幼時體弱多病,每每去看醫生,一看便好了,感到醫生很厲害,又可以幫助別人,於是由中一開始努力讀書,希望入讀醫科。結果蒙神保守,如願入讀醫科,雖然醫學生學業比較忙,暑假時間都是花在學習上,但感恩大專時仍有恩典參與聚會及追求認識神。其後在神帶領下認識太太,而兩個兒子也在教會中成長、受浸。


初職時繁忙的工作有影響你聚會嗎?

我修讀的是家庭醫學,大專時教會生活穩定,及至實習、初職期間就有了變化。我在一九八五年醫科畢業,次年開始在公營機構工作,在職初期較忙,少有時間參與聚會。感謝主的提醒,我將這情況告訴神。八九年主安排我轉到門診工作,工作時間變得穩定,也能出席聚會了。

當你轉做管理工作時心情如何?有沒有預想過在工作和生活上會帶來甚麼改變?

二○○一年我轉到威爾斯醫院工作,適逢政府推出基層醫療計劃,我有幸擔任行政管理的工作,很富挑戰性。當時修讀家庭醫學的醫生不多,而基層醫療剛推出,各樣事情由零開始,包括硬件、軟件上都有很大發展空間,例如:規劃及興建診所、招攬人手、與不同政府部門會面討論政策等等。我想為市民做事、幫到市民,有這個發展機會,好開心。

擔任管理職務需要面對較多人事工作,工作性質上與看診有很大分別,要接觸很多社會人士,包括村長、鄉長、立法會、區議會,當初已知道會影響自己的生活,日夜顛倒,長時間工作,通宵趕文件。雖然預想到會很忙,會影響教會生活,但我又覺得這是人生一個機會,不是很多人有這種由零開始去建設的機會,例如把一片爛地變成一間診所,這和傳統讀醫的不同。由○三年起,我管理的人數由幾十人增至幾百人,當中一百個是醫生。

馬鞍山家小組


在擔任管理工作後,你和神的關係如何?

當時人在高處有種飄飄然的感覺,好開心,覺得大地在我腳下,但與神、與弟兄姊妹的關係都比較疏離。○六年太太陪小兒子到美國學習,○七年大兒子也到美國學習;在○六年至一○年期間,我獨自在港生活,在工作上與下屬年齡差距較大,與他們是上司和下屬的關係,生活難免感到孤單,就以工作麻醉自己,漸漸減少了參與教會聚會。

很感謝神,當許多事情上了軌道、很多目標達到之後,神又讓我覺得不外如是、若有所失,有一種回到初信時的感覺:除了知道自己是罪人之外,還發覺有些東西未滿足。這段時間開始思想同神的關係是否不太正常呢?

一○年,小兒子也升大學了,太太回港。我開始禱告,求神改變環境,讓我漸漸恢復教會聚會。一三年,我退出管理工作,重拾診症的工作,工作時間穩定下來,也開始恢復聚會。

其實,神的生命和帶領一直都在,即使過去很飄飄然,覺得很多人要看我面色、很尊敬我的那段日子,當夜靜時,我心中仍然會覺得有一個缺口,無法填補。


信仰對你的工作有甚麼影響和幫助?

我做管理層期間面對各種挑戰,例如在資源短缺下各部門互相爭競,決策時面對質疑及批評,也會面對阿諛奉承的試探。保羅提到對神對人要「常存無虧的良心」(徒廿四16),主又勉勵門徒說:「你們是世上的鹽」、「你們是世上的光」(太五13-14),因此我提醒自己在處事時抱著公平公正的態度,而面對病人時,我會以愛心說誠實話,盡量提醒病人要注意或改善的地方。


對從事醫護的弟兄姊妹,有甚麼話與他們分享?

從事醫護需要有工作時間不穩定的心理準備,但我們可以向神祈求,神是聽禱告的。不管是出席哪一天的聚會,總之神給予機會就把握珍惜。另外,入職初期就向同事表明自己基督徒的身分,是一件非常好的事,對日後和同事合作會更方便。例如興建新診所時會舉行拜偶像儀式,我明言不會參與,也免去領人拜祭的事宜。

我現時的職銜是顧問醫生,主要職責是門診及培訓工作。看診時間較為緊迫,因此我傾向在福音聚會時才講福音。雖然我沒有對病人表明自己的信仰,但有時病人會讚我和其他醫生不同,我相信這是行為上令他們有這感受,也是一種見證。

另外,讀經、禱告的習慣是重要的,沒有教會聚會的時候總要聽神的話,向神禱告心裡的事。神是個靈,我們除了在聚會中敬拜,每天隨時隨地都能敬拜祂,經歷這位又真又活的神。

林璨弟兄家庭照