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九九六年的八仙嶺大火,十二歲的張潤衡被烈火吞噬的當下,用盡最後一口氣向主呼喊:「主耶穌基督,請你救我!」

  那天,馮堯敬中學的中一生張潤衡,快快樂樂地與師長們一起登高,沿途拍照,沒想到可愛的面容不久便被山火燒毀。意外造成兩名老師和三名學生不幸逝世,數十名同學受傷,數名同學更被燒至重傷,永久傷殘,潤衡是其中傷勢最嚴重的。

  潤衡憶述當時情況:「那天山火蔓延速度很快,我很害怕,面臨生死問題只知向上走…我剛巧哮喘病發,再次跌進火海裡,當時全身被火燒著,已接近死亡,還可以靠誰呢?我唯一想到的是向主耶穌求救,於是呼喊一聲:主耶穌基督,請你救我!」

  經歷三個月的昏迷,潤衡甦醒後接受一連串的創傷矯型手術,苦不堪言;六成皮膚被燒傷,臉容被毀,右手五根指頭盡失,自殺念頭萌生。他曾埋怨:「雖然這件事讓我得到許多磨練,但不快樂時也會埋怨神:為何要我受苦呢?後來多看聖經,才漸漸明白災難不是神給我們的,而是因為人有罪,才帶來痛苦和死亡。」如果那天沒有人為的疏忽,相信不會帶來這次災禍。

  潤衡出院後,最怕是別人的眼光。火傷帶來身體上的缺陷,個性倔強的他卻不肯認輸。他踢足球、組樂隊,甚至站在台上打鼓;雙手並不靈活,仍忍痛練習,練一首歌便得花上很多時間。他的手套滲出血水,但他沒有怨言,更沒有放棄。

  他出版了一本書,名叫《過渡期》,記載山火後如何重新振作的心路歷程,書中有一段說:「再艱難的考驗也只是過渡期,它就像隧道,總有光明的出口。」他的書很受歡迎,但原來他曾因著出書而走進另一個谷底。編輯追稿,他以沒有靈感為藉口,其實是不敢面對過去。回憶讓他感到恐懼,這段期間,他試過逃學,也失蹤了好一段日子,人迷失了,不知道方向…

  為了打開心結,他重登那一直不敢再次面對的八仙嶺。一直默默支持他的李老師,更與他並肩登山。當來到事發地點,他再提不起勇氣前行,老師鼓勵他多踏前一步,他才可完成當年未完成的路程。山是征服了,心平靜下來,可是那沉重的回憶不易放下。回到美國後,仍未能落筆,他將自己困在衣櫃內,向主禱告。

  潤衡說:「我面對許多事情,無人幫助我,只有超然力量幫助我。別人認為我積極,向上爬,但不知道其實我有多累。我最深層的感受不會告訴人…最深層未解決的問題,我會尋求神的幫助。」他將所有問題交託給神,終於重新提起筆繼續寫,過往沉重的經歷已不再懼怕。

  今天若再有人問起他的故事,潤衡會說印象已不深刻,也沒有回憶的必要。漫長的治療過程中,接受逾百次手術,他經歷過沮喪,曾打算自殺,但一場災劫,使他變得更堅強。

  十三年來,他的轉變很大。昔日成績差勁的學生,獲得美國大學學位,成為中文大學的碩士生。由於視力、聽力不如人,求學期間有時每晚睡四小時,考試更會不眠不休。別人溫習一兩小時,他要用三四小時;一段短片別人在課堂上看一次,他會於課堂後到圖書館借短片,多看幾次。潤衡回想大學畢業典禮當天:「戴著四方帽,聽著畢業禮進行曲,步入畢業禮會場時,那一刻我問自己︰Is it a dream?一切都如夢一場。」

  潤衡瀕臨死亡邊緣時經歷奇蹟,活下去自有天意。或者危難叫人懂得愛的珍貴,尤其是兩位老師昔日捨身救人的崇高精神,令他懂得珍惜生命,敬愛師長和身邊的人。潤衡和家人關係融洽,在外國求學時,跟不同種族、信仰的人都能溝通,成為很多人的好朋友。

  張潤衡畢業於美國三藩市州立大學心理學系,並於香港中文大學修讀社會工作系碩士課程。他靠主堅強,傳揚抗逆的信息,在世界各地主領了四百多場見證分享會,鼓舞心靈!二○○九年,張潤衡獲選為十大傑出青年。

本文資料,蒙「真証傳播」及「香港基督教青年會(港青)」協助提供,謹此致謝。


傳給人 Pass It On
寄件者:
 (請輸入寄件者電郵名稱)
 
收件者:
 (請輸入收件者電郵名稱,並以逗號(,)分隔)
 
主題: